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满月酒宴

满月酒宴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精卫府摆了酒宴,庆祝黄蓉生女,而过了仅仅几天之后,李莫愁也要临产了,李虎依旧请来了替黄蓉接生的产
婆,虽然常听人说生孩子很痛苦,但是这次他却心血来潮,想看看到底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啊……夫君,我肚子痛死了……」


  床榻上,李莫愁咬着牙,满头大汗。


  三个产婆都焦急的在旁做着准备,脸盆,温水和襁褓等等一应俱全,李虎在旁是焦急万分,看李莫愁这么痛苦,
他走上前,拉起她的手柔声道:「好老婆,忍一忍,很快就会好的。」


  这时一个产婆走过来,看了眼李虎低声道:「大人,看来夫人就要生了,你是不是回避一下?」


  李虎摇头轻声道:「不用,我在这里,我夫人才会安稳点。」


  三个产婆对视了一眼,同是点了点头,只见三人围在了床边,李虎赶紧站起来站在了床头,一个产婆拿了条湿
毛巾叠成棍状,递到李莫愁嘴边,说道:「夫人,咬住这个。」


  李莫愁紧咬牙,根本看都不看那毛巾,产婆见此情景,劝道:「夫人,咬住它吧。」


  「莫愁,听话。」


  李虎也说道。


  李莫愁这才张开嘴咬住了那毛巾,看到这套程序,李虎立刻知道,这样做,是为了让李莫愁痛苦时,不至于咬
舌,要是没毛巾,万一咬到舌头,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这个产婆站在了一边,另外两个产婆立刻掀开了李莫愁身上的被褥,只盖住了她的上半身,李虎一看,李莫愁
下身什么都没穿,那隆起的肚皮都在颤动,显然那肚子里的孩子是在欢悦,因为她即将来到这个世界了。


  一个产婆按住了李莫愁的双腿,另一个产婆立刻探身在了腿间,站在李虎身边的产婆蹲在床边,在李莫愁耳边
轻声说道:「夫人,记住,要是感觉他快出来了,就用力,不要想太多。」


  李虎看着三个产婆,各自分工,果然都是接生孩子的好手,这个不停说话的产婆,则起到安抚的作用,可以使
李莫愁不太激动,而另外两个产婆,也一样重要,特别是那个准备接生的产婆,天不热,已经一头暴汗了。


  看着李莫愁一脸的狰狞,李虎真想自己替代她忍受这痛楚,但是男人又怎么能生孩子呢,他也只能拉着李莫愁
的手,为她无声的打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盏茶的时间刚过,李莫愁浑身已颤抖了起来,小腹隆起的更剧烈,李虎这才听产婆说
要生了,他立刻看过去,见产婆双手伸了过去。


  「夫人,加把劲,大人在看着,他最希望你给他生个好娃娃出来了。」


  负责安抚的产婆这么说道。


  李莫愁看了看李虎,李虎立刻对她点了点头,心里不禁佩服起这产婆,拿自己来安抚李莫愁,简直比什么都有
用。


  只见李莫愁咬的那条毛巾都扭曲了,李虎甚至想,她的牙是不是已经把那毛巾咬穿了,而这时他已不能关注李
莫愁脸上的表情,那边产婆轻声说道:「头出来了。」


  「夫人,听到了嘛,孩子要出生了。」


  「努力,对,使劲,在使劲。」


  产婆不断催促着。


  李莫愁握着李虎的手更紧了,卯足了劲按着产婆得方法努力,李虎已看到一个带着血的小脑袋从李莫愁那小解
之处成功钻了出来,一声哇的婴儿哭,让李虎吊起的心平静了下来。


  「原来这就是生孩子的程序。」


  李虎看得心惊肉跳。


  而一切都很顺利,在耗费了半柱香的时间,婴儿成功被生了出来,李莫愁也因为脱力晕了过去,但是产婆说没
事,李虎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看着婴儿在产婆的怀里,用湿热的毛巾擦拭了血迹,产婆看了一眼婴儿的腿间,
有点害怕的看着李虎。


  「是男是女?」


  李虎激动一脸的低声问道,他怕吵了李莫愁。


  三个产婆对视了一眼,才压低声音说道:「是……是女娃。」


  听到她们说出性别来,李虎脸上洋溢着是激动和喜悦,拉着其中一个产婆得手说道:「三位大娘,谢谢你们,
辛苦了。」


  他其实已看出产婆的心思,因为在古代,很重男轻女,所以她们都以为李虎也是这样的人,但是出乎她们意料
的是,李虎可没任何失望。


  谢过产婆,李虎也退了出去,以下的事情也没他什么事了,但是又多了一个女儿,他忍不住要去通知林朝英她
们,刚出房门,就看到院子里已站满了人。


  林朝英见李虎出来,忙出声问道:「夫君,是男是女?」


  听到她的问题和自己一样,李虎笑道:「女得。」


  「呵呵,恭喜夫君,又添一千金,看来我们该加把劲了,为李家多添丁。」


  罗霄如此说道,她的话同时也在代表着其他女人,在众多的女人里,黄蓉和李莫愁已生女,而陆无双也就几个
月的时间,其他人却还没有动静呢。


  李虎爽朗的笑了笑,郭襄比李师师早生出了五天,但是满了一月时,也未办满月酒,等到李师师到了满月,李
虎才隆重宣布为两个女儿办满月酒。


  九月底的襄阳已渐渐降温,但是这繁华的城市,却迎来了最热闹的几天,襄阳城城主府也是最热闹的地方,因
为精卫府得规模小,并不适宜办酒宴,李虎便把两个女儿的酒宴搬到了城主府去办。


  这日是九月初十,襄阳城主廖杨是最忙碌的人,来到城主府的非富即官,每一个来为李虎女儿庆祝满月的人,
哪一个都比他有身份的多,特别是皇上和当朝宰相罗凡与文史官王笑林得到来,廖杨也不知如何接待,只得去寻来
了李虎。


  一辆别致的马车停在城主府外,李虎当听到皇上宋仁宗和罗凡来了,便与廖杨与一些早些来的当朝官员出来迎
接,刚到大门外,马车里已走下了三人,正是一身普通服装的宋仁宗和罗凡、王笑林三人。


  「哈哈,李兄。」


  王笑林见李虎出来迎接,立刻先走过去笑着打起了招呼。


  李虎点了点头,双手一拱,带头跪地,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身后的几十位官员,也是统统下跪,还没刚喊出声,宋仁宗已快步到了李虎身前,搀扶起他,低声道:「爱
卿,怎么,多日不见,还跟朕讲起了规矩,你们,都不要跪着,都起来吧。」


  李虎笑了,在皇宫里,他和罗凡一样,从没对着皇帝下跪过,但是现在不同,当着一些不知道李虎和皇帝关系
的人,自然要做个样子给他们看。


  「李虎,罗霄呢?」


  罗凡走了过来,老气横秋得直接问道。


  虽然他张口就提罗霄,李虎却也看出罗凡对自己的那分敬佩,现在整个大宋罗凡已是一手遮天,他宋仁宗无疑
是个傀儡帝罢了,李虎也不想牵扯朝政,自然不与他争什么,要不罗凡也不会与李虎真心交成好友。


  李虎手指院子里,笑道:「在里面帮忙招呼人呢。」


  罗凡立刻拉着王笑林先进了城主府,宋仁宗则与李虎并肩跟着走了进去,见周围没人,宋仁宗小声的问道:「
罗霄什么时候也替你生个娃娃啊。」


  侧头看了他一眼,李虎仰头大笑了起来,笑了许久,才低声说道:「这个可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


  「那你加把劲啊。」


  宋仁宗也大笑了起来。


  李虎没在说话,他也不想一直牵扯罗霄,怎么说罗霄以前也是皇后,而现在却成了自己的女人,但是一想到他
宋仁宗没有男人的本事,李虎也没有半点可怜他的意思。


  城主府热闹非凡,酒宴设在晚上举行,李虎在这没什么亲戚,但是却有护国侯的名头,不管大官小官,加上皇
帝和丞相,竟来了百来人,在加上一些襄阳城的富商,以及烈虎堡的白魔带来的手下,光是酒宴就够足了千桌以上。


  李虎与宋仁宗、罗凡几人同桌,黄蓉和李莫愁都抱着各自的女儿也与李虎同桌,看到两个女婴可爱的面孔,王
笑林不禁诗兴大发,站起身朗道:「虎生女娃吉喜庆,祥云彩照侠意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