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我是怎么样上了朋友的母亲】

【我是怎么样上了朋友的母亲】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生于八十年代,一个省的第二大城市里。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大约是七岁,我们住的都是平房,纵向十所房子连成在一起,门面向北。那时候没有游戏机,可能有我不知道,就是成群孩子,一起玻璃球、开砖、偷包米,之后再烤包米,那时觉得其乐无穷。
  我和我的朋友扬名就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他比我小六个月,我们两个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一起长大的。慢慢地社会发展越来越快,可玩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是人际关系却越来越淡。
  一年的时候,我们那集体动迁,我儿时的玩伴大多都失去了联系,但是和扬名却分到了一栋楼里。他家在二门洞,我家在四门洞,当时我还是个害羞的小男孩,和女生说话都会脸红,谁能知道那以后的变化会这么大。
  在我十九岁的时候,我大爷家的我大哥结婚了,但是当时我根本没有注意我大哥,我被我大嫂的美貌完全征服了,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认为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从此,我慢慢地开始对女人产生了兴趣,但是胆子小害羞,并不敢怎么样。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考上了个三流大学,同年,我的好朋友扬名,被他的父亲安排去当兵。二十岁的我,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了,我有对象,并且和她发生过关系,但是我心里依然被我大嫂的身影所占据,我喜欢年龄比我大的女人,我并不能说出为什么,就是喜欢。
  寒假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乡,开始和朋友聚会,大家谈谈大学生活、奇闻异事。同时我也去扬名家里看看他的父母,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我能做,能帮帮就帮。扬名的父母看我去了很高兴,告诉我没事多去他们家玩,由于我们俩家非常近,我几乎天天往他家跑。
  一个多月没有和女人搞,非常难受,我早上起来的时候,鸡巴总是硬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发现了扬名的母亲。扬名的父母结婚很早,扬名的母亲性李,叫李淑芬,在机关工作;扬名的父亲叫铸刚。
  开始注意扬名的母亲,没想到他的妈妈还真有女人味,三十多年的岁月并没有过多的在她脸上留下痕迹,身材也因为经常劳动没有太大的走样,尤其是那细细的腰、丰满的屁股,在我心里深深的刻上了一到痕迹,久久不能退去。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打听扬名母亲的作息时间,发现她下午总有时间在家里忙家务、看电视,而又打听到扬名父亲所在的单位在过年的时间抢任务,争取窜修时间,星期六、星期日都不在家。我的心开始有了打算,我的打算一开始并不是真想能把扬名的妈妈弄上床,只是想和她说说荤话,调戏下她,连带摸摸屁股什么的。
  星期三的下午,我去扬名的家里(基本时间我都已经掌握,很少碰到没人的时候),(下面将扬名的妈称做淑芬),淑芬刚好在家,我就开始和她答话。
  我:「阿姨,想不想扬名啊?」
  淑芬:「怎么不想?养这么大,他也没有出过那么远的门(扬名在内蒙古当兵)。」我:「其实扬名出去锻炼锻炼也是好的,在家里靠你们照顾,他永远不能体会,社会是什么样的。」淑芬:「其实我也知道,就是不放心。」我:「我听别人说,社会上有三个最锻炼人的地方,大学、军队、监狱。既然扬名走了,你就安心,要不他心里也不能好受,你在家好好过日子,他也能放心。」淑芬:「唉!不说他了。你在大学怎么样?有对象没?」我:「大学能怎么样对付呗!现在对象好找,但是都不长远,谁知道以后什么样啊!」淑芬:「哦?有了?给我说说。」我:「我对象不咋样,还没你好看呐!」淑芬:「别拿我开玩笑,我都能当你妈的人了,和我比什么?」我:「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您的年纪大了点,但是保养得很好啊!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淑芬:「都这么大岁数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对象长啥样啊?」我知道她是在转移话题,但是好不容易开的头,我不会就这么让它了结,我说:「我对象就是一般人,相貌不出众,疯疯颠颠的,没点稳当样。要是能找阿姨你这样的老婆就好喽!」(说话的同时,我慢慢看着她的眼睛)淑芬:「我有什么好的?(同时躲避开我的眼神)你吃点啥不?我去给你做去。」说完就去厨房了。
  我一看,不能太急了,慢慢逗才有意思,于是就说:「不了,我就是过来看看,马上就回家。」说完我就去门口穿鞋。平常她一定开口留我,今天可能心不在焉,「哦」了下就没说话。唉!以退为进没理我,都说走了,走吧,还有明天呐!


  隔天我又去她家。
  我:「阿姨在家呐?」
  淑芬:「喔,在,来了啊!」(她在屋里看电视)我把鞋脱了,进了屋。说下情况,我是东北的,我们这冬天有暖气,屋子里面很暖和,供热好的话,在屋里穿线衣、线裤。我和淑芬所住的这栋楼,是我们厂子盖的,同时取暖都归工厂管,供热很好。
  我发现,淑芬穿这线衣线裤在屋里坐着看电视,线衣线裤是紧身的,突出了她的身材,看得我眼睛一亮。同时淑芬也发现她穿得有点暴露,但是(我估计)她当我是小孩,而且和他儿子是铁哥们,再说我们这里在家基本都这样,她也没多作什么表示。
  我:「阿姨,你身材真好啊!你要是穿紧身装和我出去,别人估计要想咱们是姐弟俩。」显然,淑芬听了很高兴,她说:「你别乱说,这么大岁数了!你对象呐?她过年来不来你家啊?」我:「不来,她想让我过年去她家。」淑芬:「哦,你怎么想的?」我:「看看再说吧,我俩还不一定怎么样了那!」淑芬:「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别把自己耽误了啊!」但是我真的不明白「耽误」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耽误」就是发生关系后怕对方缠住你不放。我:「耽误什么啊?有什么可耽误的?」淑芬:「我的意思是你俩别在一起睡觉。」听到这,心想这是个机会啊!我:「什么在一起睡觉?你说的是做爱吗?」淑芬(明显脸有点红,暖气热?嘿嘿):「现在的孩子什么都懂。唉,对,是那么回事,别叫女的把你缠住了。」我:「啊!?她缠我干什么?」(奉劝各位狼友,爱是要做的,但是没想好结婚以前,防护措施一定做好。)淑芬:「你还是小啊,和你说你也不明白。」我:「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说着我向淑芬靠近,作儿子撒娇装,抓住她的手猛摇,我这么做明显把她逗乐了。
  淑芬:「你都多大了,对象都有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你俩要是发生关系,她有了孩子怎么办?你们结婚不?要是结婚,有经济能力吗?还有许多事都是你想不到的。」说到这我真的有点害怕,我们家是身传统的,要是知道我有这事,我爸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我:「那怎么办啊?我和她做过了。」
  淑芬:「以后别做了。现在这样的孩子也不少,未婚同居的,电视天天演,以后注意,别碰她就行了。」我:「哦!」当时我是真的有点想法,不再碰我对象了,但是还没到几秒,就发现淑芬的手和胳膊还在我手里,下意识地抚摸,不光是手,还有胳膊。明显淑芬也感觉到了,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手抽走,拿遥控器调台。但是你们不知道我心跳得有多厉害,但发现没什么事,渐渐地我的胆又大了。
  我:「阿姨,我在学校学会看命了,我给你看看。」说完我就把淑芬的手拽过来握在我的手里,淑芬往回缩了缩,我俩手一起,她也就没再挣扎。
  淑芬:「你还会看命?呵呵,看吧!」
  我拿着她的手慢慢抚摸着,感受着和年轻女孩不同的触感。我:「这条是生命线,这条是婚姻线,这条是生命线,中间的是事业线……」你们不会这几条线都不知道吧?我开始按这几条线开始吹牛,什么你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老公,你儿子怎么怎么样,你老公姓什么……都说知道的,把淑芬逗乐了。
  淑芬:「哪有你这么算的,就说自己知道的。」我:「呵呵……逗乐子嘛!对付吧,你看我有没有半仙的水平?说一个准一个,呵呵!」淑芬:「是准,你都知道能不准吗?你还能说点啥?」(她要是不问这句,我就套,我看出点东西来,准问。)我:「那个,我真说了啊?」淑芬:「说吧!你都吹半天了。」我:「其实也没啥,就是你的皮肤要比我对象的好(恭维),手感也比她的好。」淑芬:「以后别说这个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昨天也忘问你了,你吃点啥不?我去给你做去。」我想想今天要是走了,就白瞎这气氛了,就说:「随便弄点吧!」淑芬起身去了厨房,这时候我心里极其矛盾,不知道应该大胆点还是到此为止,想过之后我决定试试。
  淑芬真在厨房切菜,我走过去用手装作无意地碰她的屁股,她穿的是线裤,手感很好,软软的。在这样碰了两三回以后,我决定大胆点,我走到她身后,搂住她的腰,同时叫道:「妈~~」淑芬听到我这么叫她,她明显的停了下来。我搂着她说:「扬名走了,你要是想儿子就拿我当你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开始体会淑芬身体的触感,软软的很有弹性,并且有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之后在稍微用力抱了下,松开,但是我的心跳得厉害,并且腿也有些抖,我决定去大屋冷静下,好好想想。


  过了一会,淑芬叫我吃饭,吃的什么我都没注意,只是看到她的脸有点红,觉她好性感,好美,彷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无比的吸引我。
  急匆匆的吃了几口,我就说我吃饱了,完了就跑大屋去了。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有戏,一个熟女已经不排斥我了,我该怎么办?
  她收拾完了之后,来大屋。当时屋子除了电视的声音,很静,可能你说有些不信,但是我的感觉,真的很静,很尴尬。
  我自己认为口才不错,我应该说点什么适合现在的气氛,于是说:「阿姨,那个……我有点事想问。」淑芬:「什么啊?」我:「那个……我和我对象做爱,通常都一个小时,时间正常吗?」淑芬:「我也不知道,个人情况吧!你对象家里情况怎么样?」我:「哦,一般。她还有一个弟弟。」跟着转了个话题:「那个……快过年了,不给扬名买点新衣服啊?」淑芬:「也想买,不知道买什么样的,现在买他也穿不着啊!当兵过年也不回来,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我:「有我呐!扬名和我岁数差不多,我估计我喜欢的,他也差不多,他要不喜欢,我拿钱买回来。」淑芬:「我问问我们家老扬。」我:「哦,好的,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说完我就穿鞋,回家了。今天实在太刺激了,摸了她还抱了她,实在爽歪歪!
  晚上6点多,扬名他爸给我打电话,问我明天有时间没,帮着挑挑衣服。我说没问题,却没有想到明天就是我的幸运日。
  第二天,我在家里坐立不安,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发展?想了想我去淑芬家按门铃,她给我开门。
  淑芬:「正好我要给你打电话,一会咱俩就上街看看,给扬名看看衣服。」我:「哦。」我看淑芬穿的衣服很传统,我觉得这么好的女人无法把自己最美一面呈现给别人看是一种罪过。
  我:「阿姨,我觉得你应该穿漂亮点,你忘了那天我说的,你打扮打扮就是我姐,呵呵,有衣服不穿下崽啊?」淑芬:「这么大的人了,还耍啥俏?」我:「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觉得女人就应该把自己美丽的一面给别人看,让他们用羡慕的目光欣赏你、关注你。个人看法,呵呵,这样也挺好。」淑芬:「那我先换条裤子。」之后我们就上了公共汽车,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可能快过年,办年货的人也多,车上人多,很挤,咋说咱看过这么多,公车卡油的文章也不能白看啊!但是发现,今天车上的女人都有男人护驾,没办法,卡不到别的女人油,自己还带着一个呐!
  想起在厨房那柔软的屁股,上车的时候,是淑芬先上的,我紧挨着她上的,双手拥着她,闻着她女人的香味,小弟弟随着汽车一下下的顶着她的屁股,真希望这车没有尽头。
  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我和淑芬在大街溜达、闲看,很快,衣服就买好了。
  这回上车,我找了个好的位置(还是没座位),一只手扶干,一个手放在兜里。开车以后,我手慢慢贴上了淑芬的屁股,看着淑芬没什么感觉,我的手开始慢慢地移动。淑芬的屁股非常丰满,而且非常柔软,我的手按着她肥肥的屁股,鼻子向她耳朵吹气,她的脸慢慢开始红了,回头看我,我眼睛顶着她的眼睛看,手用力一按,只听她轻轻的「哦」了一下,那凌厉的眼神,几乎把我的胆都吓破了。
  几十秒以后,我发现她没有喊,还是盯着我看。但是我想,反正她已经发现了,以后也没机会了,趁现在能多卡点油。想到这,我把扶干的手也拿下来了,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狠狠的掐像她的屁股,一点顾忌都没有。
  很快她发现,盯着我看也不能让我停止我的疯狂举动,而且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她转过了头去。看她如此,我越发大胆,搂腰的手开始向她的乳房移动,她发现了我的意图,也把扶干的手拿下,死死按住我的手。在如此情况下,很快地我们到站了,淑芬一马当先下了车,而我,低着头跟着她走。
  淑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跟着跟着,我们就来到了她家门口。我们住的这楼,楼下有数位的防盗门,在开楼下防盗门的时候,我和淑芬都没有想到车上的事情怎么解决,也没有注意到我是否应该跟着她,我当时是心乱得很,怕她和他丈夫说,还怕她和我家里说,越想越害怕。
  等走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她家是三楼),她好像回过神来,厉声对我说道:
  「你跟着我干什么?快回家,要不告诉你妈。」我听到这,心结突然解开了,回想到刚才公车上的种种,原来她也害怕,她也害怕别人知道,淑芬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也怕传出去名声不好。想到这里,我突然耍起流氓来了,猛地抱住淑芬,嘴像雨点一样往她脸上落。淑芬用力地推我,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又怎么推得动我这年轻力壮,而且还是个色胆包天的小伙。


  淑芬:「别这样,快松手,让别人看见我还怎么活?」我:「阿姨,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对象和你一比简直什么都不是。阿姨我不管了,就算死,我也要你!」一边说,一用手去摸。
  刚才我在公车没有碰到的乳房和小穴(说实话,那时候她乳房什么感觉我都没有摸出来,只知道用力摸,用手抠她的裤裆。另外说一点,我不知道你们说的「真实」是什么样的,不过我当时是手腿都抖,一点不扒瞎。
  淑芬:「你先别这样,咱们先进屋谈。」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也一阵后怕,要是刚才有人进来,或有人下来,我和淑芬就真完了!
  淑芬把门打开,我紧跟着进去,把门带上(她家的门我不知道什么锁死,估计知道也忘了)。
  进门之后,淑芬并没有立即脱鞋,而是把两只手放在我的胸前,对我说:「伟,别这样,你先冷静下,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赶快回家,把这事忘了,不然我告诉你妈。」(汗!偶家妈妈当家)我:「不,刚才我已经说了,就算死我也要你!」淑芬:「你这不是逼我寻死吗?不行!说什么也不行!」我:「阿姨,我也不是真的要和你做爱,我只是想亲你、抚摸你。真的,我不做别的。」(真的才有鬼)这时候淑芬显然也在做思想斗争,我没有给她太多时间考虑,我的手又爬上了那高耸的双峰(是高,戴乳罩。和你们说句实话,摸乳罩我是没什么感觉,明显比不戴乳罩的手感差很多)。
  淑芬:「等等,你先把鞋脱了,咱们进屋再说。」平常都是在门口拖鞋,这回她直接走到大屋的门口,把鞋脱了放在门口,我也快步跟了上去,学她一样把鞋直接一脱进屋了。
  这时候淑芬坐在床上,她对我说:「你真的不干别的?」我:「真的,我爱死你了,我发誓(对灯发誓)。」淑芬不说话了,我走过去,慢慢把她放到在床上,手扶着她的头,向她的嘴吻去。她的唇很柔软(什么吻是甜的就是扯淡,至少我遇到过,你觉得甜,是女人身上和脸上的味道),气味也很好闻,但是她的牙关紧闭并不让我继续深入。
  我放弃继续深入的想法,开始亲她的脸,慢慢滑向她的脖子,她的皮肤不算白,但是很光滑,我一边用舌头舔她的脖子,一边用手解她的衣服,很快大衣被我打开(一拉拉锁),我把她的绒衣向上翻,把线衣从裤子里拽出来,露出那光滑而有弹性的小肚子。
  我的手随着她的皮肤向上摸,把她的乳罩往上挪了挪,总算见到我摸了好久都没有摸到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具体我现在还弄不清ABCD杯),乳头是棕色的,乳头中等大小,乳晕的颜色比乳头稍淡。她的乳房暴露在空中,皮肤上起了些细细的小点,我用舌头围着乳头舔她的乳房,不一会两个乳头都硬了。
  我的手向下移动,挪向她的腰带,她手按住我的手,说那里不行。我起身,和她面对面,亲了一下她的嘴,说:「我只是摸摸。」之后又去舔她的乳房,手开始解她的腰带。
  我迅速地把她的外裤和绒裤一起脱下来,之后把她拉起来,把绒衣和大衣也脱掉,脱掉之后我压着她说:「让我亲亲你的嘴。」我轻轻地吻向她的嘴,她牙关还是紧闭,我抬头和她说:「你满足了我的要求(偶的要求很多滴),我马上就走。」再次亲向她的嘴,用舌头轻舔她的牙龈。
  淑芬的嘴慢慢张开了,我把舌头伸进去舔她的舌尖,用我的舌尖舔她的上牙龈,同时我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只留了线衣、线裤、内裤(题外话,打字真的很累)。
  我抬头对她说:「真的,从我回来,我就被你吸引了,你不知道你对我的诱惑有多么的大,你那丰满身材、诱人的曲线、柔和的声音,无一不对我有着致命的打击,你是上天赏赐给我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说完,我用心地吻着她的嘴,手滑向她的小穴,柔柔的、软软的,还有些微微的湿润,我的手在上面来回地抚摸,体会她那茂密的体毛和小穴湿濡的触感。
  我把她的乳罩解下,另一只手去抚摸那软而肥大的乳房,时而掐一下,时而轻轻的挠,我贴在她的耳边说:「走,陪我去洗洗手。」我一把将她拽起来,拥着她去厨房。
  我和她把手和脸的灰尘洗净后,抱着她说:「你还记得我抱你的时候喊你妈吗?」她的脸更红了。
  我和淑芬慢慢地走回床边,一边走一边抚摸她肥硕的屁股。到了床边,我把她轻轻的放到在床上,开始慢慢地体味我朋友母亲那令人感到刺激、不同寻常的肉体。


  我还是慢慢地轻吻,从额头到眼睛,到耳朵,到那迷人的嘴,我掀起她的衣服,去品味那滋养我朋友长大的乳房,然后舌尖向下舔到了那平坦的小肚子。
  我抬头问淑芬:「我能看一下你的下面吗?」
  淑芬轻微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点头给了我无限的勇气,我把她的内裤同线裤褪到小腿上,把她的小腿举起。我看到了!我看到我朋友母亲最神秘的地方!那里像是一朵,棕色的花朵,流淌着诱人的蜜汁。
  我用手碰了碰两片大阴唇,淑芬像过电一样的颤抖了一下,沾了些淫水闻了闻,稍微带点骚气。我把淑芬的内裤和线裤全部脱掉,把淑芬的腿劈开,用手慢慢地揉搓,那迷人的棕色的花朵,每一次轻轻颤动都会引起一小声呻吟,这是世界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并不满足于轻轻的抚摸,我把中指树起,插入淑芬那冒着淫水的肉洞里,「啊……」淑芬发出大声呻吟。我不紧不慢地动着中指,看着随着我中指活动而变化的淑芬的面孔,产生一种世间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的感觉。
  随着我中指的加速,淑芬的叫喊声愈加的响亮,终于伴随着一阵抽搐,一声叫喊,淑芬高潮到了。
  我看着她那面带桃红的脸,得意地笑了,淑芬的情慾已经被我挑起来了,我会让她永远记住我,记住今天。
  淑芬现在平躺在床上,露着乳房、劈着腿,两腿中间像拔丝一样,一丝丝的淫水在忘下掉。
  我拿起淑芬脱下来的内裤,把她的下体擦了擦,慢慢地把她的线衣也脱掉,轻轻吻向淑芬。出乎我的意料,这次淑芬相当配合,舌尖和我缠绕在一起,并且吞咽我的唾液,我也热烈地回应着她。
  唇分,我问淑芬:「美吗?」淑芬点点头。
  我说:「让我再仔细地看看上天赐给我的恩物。」我把她的腿举起,她也很配合我,我用手按住淑芬的两腿内测,伸出我的舌尖舔到那粒已经起立的阴蒂,「啊!」的一声,她的两腿猛地向里夹,很快她意识到我用什么碰到她的宝贝,忸怩地说:「不要啊,那里脏,别舔。」我没有听她的号令,一下连着一下、一下快着一下,很快,淑芬的「啊……啊……」声变成没有意思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响。随着我舌头的深入,淑芬的反应也越来越大,很快,她的又一次高潮到来了。
  我轻轻拥着她问:「刺激吗?」淑芬红着脸看着我,点点头说:「刺激。」我拿起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听他一声惊呼:「这么大!」(我的鸡鸡最长的时候有17?5公分宽,3?5公分粗,各位给点意见,能算得上中等吧?)我对淑芬说:「宝贝,求求你了,让我进去吧!我真的好想要你。」淑芬看着我说:「你别射里面好吗?」我说:「好的。」我迅速地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提枪上马,我忍得时间太长了,在快速冲刺了几分钟以后,把住淑芬的腰,说道:「我忍不住了,啊……」一群小青蛙就冲向了她的体内。
  事后我们把衣服穿上,我答应给她买避孕药,收拾一下我就离开了。回到家后,心中激动不已,同时也为自己的草草收场而苦恼,并且还想着明天该怎么样面对淑芬。带着这些些种种的心情,我在床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在我和淑芬抵死缠绵,扬名的爸爸回来了,并且发现了我们俩叛逆之事,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并通知了我的家长,我的父母在外面没脸见人,父亲自杀了。梦到这里,我突然惊醒了,浑身冷汗,开始想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经过一夜的思索,我决定维持现在的关系,并且行动更加隐蔽、心思更加缜密。隔天早上,我去药店点去买「慧婷」(72小时紧急避孕药),店里的女员工给我好一顿白眼,心里这个憋气啊!
  回到家睡个回笼觉,去梦里和我的淑芬相会。
  下午,我压抑这我激动的心情向淑芬家走去。
  「叮咚!」
  屋子里传来淑芬佣懒的声音:「谁呀?」
  我:「我,伟。」
  听到我的声音,里面许久没有回话。
  我:「快点开门吧!我给你买药了。我站你家门口和你唠嗑,让别人听见不好。」听到我这么说,门很快打开了。我进去之后,发现淑芬和昨天有些不同,眼睛有些红,不知是休息不好还是哭过。还是穿的线衣裤,不过平常盘起的头发,今天松开了,柔顺挺直的头发一直垂到她的背后,身上有一股浴后的清香(我对这种味道特别敏感,闻到之后很容易兴奋)。


  我:「你今天更美了,洗澡了?」
  淑芬:「把药给我你就走吧!」
  我:「咱们进屋说。」我一边说着一边把鞋脱掉,拉着淑芬的手走向大屋,在我碰到她手的时候,她的身体有些僵直,但还是随我走进来。
  我:「阿姨,我们谈谈吧!」
  淑芬默默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让它过去吧!」
  淑芬:「嗯,我希望以后你不要来找我。」
  我:「这样不对,我们还按平常的交往来,突然不来往会让别人怀疑的。」淑芬又是默默的看着我。
  我:「阿姨,昨天晚上我想了很多,到现在还没吃饭,有点饿。」淑芬:「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我:「有剩的没?热下就行。」很快,淑芬就把饭菜弄好了,陪我坐下看着我吃。我一边吃,一边说:「这件事是我太冲动了,我不应该说那些敏感的话题,我不应该对你那么无理,再如此……」云云。
  饭毕,淑芬收拾碗筷,我帮她的忙。我们来到了厨房,淑芬在洗碗,我在她身后,我发现她有些抽搐,估计是哭了。我从背后抱住了淑芬,对她说:「不要伤心了,看见你难过我会心疼的。」就这样,我抱着她,她洗碗。
  她微微的运动摩擦着我的小弟弟,发间的香味刺激我的鼻子,身体的接触让我的小弟弟硬起来了。淑芬的身体也感觉到了,回头对我说:「放开我好吗?」我茫然地松开手,回想起在家里做的种种决定,我不是要维持这种关系吗?
  我怎么放弃了?因为她凄苦的哭泣、微红的眼睛?不,我要再接再厉!
  淑芬进到大屋,把衣服穿上对我说,她要出去一趟。靠!这不是撵我走吗?
  我来了,你就要出去。
  我:「阿姨,有什么事吗?」
  淑芬:「没什么,去单位看看。」
  平常怎么没看你去单位,要避开我啊?
  我:「哦。」
  我走到大屋,看着正在穿绒衣的淑芬,一把将她拉到我的怀里,淑芬抬头看着我说:「不要,你都已经说过了,说话要算数。」我并有理会她的不满,重重地将我的嘴印到她的唇上,同时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不戴乳罩,隔着单薄的衣服摸乳房的手感太棒了)。
  很快我的舌头就伸进她嘴了,我轻轻死咬她的唇、舔她的牙龈、上牙床,和她灵活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我把她的衣服脱掉,将她压到床上,同时我也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脱掉,然后把她的腿劈开,用我的手找到她的淫穴,把我的长枪送了进去,好爽,乾乾的、紧紧的。
  在我送进去的同时,淑芬喊道:「不……哦……」我开始移动,体会她那骚穴和我鸡巴接触带来的挤压感,双手把玩着她的大奶子,今天不像昨天那样轻弱的抚摸,今天是重重的揉搓。
  看着那变了型的的乳房,耳边传来淑芬求饶的话语,我突然有个想法:『是不是强奸就是这种感觉?』有了这种想法后,我的动作愈发粗暴了,直到淑芬喊了一句话才让我清醒:「你轻点,别弄青了,让扬名他爸看到。」嘿嘿,我上面轻点,那下面就重点罗!我把她双腿上举,下下到位的插她,伴随我每下的抽插,淑芬就发出一声呻吟,从开始的「我……嗯……嗯……」到「哦……哦……」一直到后来的「啊……啊……」,声音越来越大,而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
  我一边干她一边问:「你不是不要和我发生关系吗?干吗叫得这么淫荡,叫得这么下贱?你真是个婊子,不干你你不说实话,操!你就是欠操!」淑芬:「不……是……哦……我不是……啊……啊……啊……」我:「你连说话都带着下贱的呻吟,还说你不是贱屄?」淑芬:「不……要……啊……」我:「要不要我上你、骑你、操你?说话!」淑芬:「不……要啊……」我:「哈哈!贱屄,哈哈……」
  淑芬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被我用嘴堵上了。
  刚才实在是爽,我不能像昨天似的弄没几下就射了,我把鸡巴拔出来,听见淑芬「嗯」的哼了一声,表情有些不甘,我看着她说:「怎么样,还想要吗?」淑芬没有说话。
  看她没说话,我把她翻过去面向下趴在床上,觉得不太好用力,我把她拽到床边,让她双腿跪到地上,上身趴在床上,我从后面干她的骚屄比。在我进去的时候,淑芬「哦」了一声,我感觉不爽,用手猛拍了淑芬的屁股蛋子,「啊!」淑芬喊道。
  我:「怎么样,爽吧?贱屄!」


  淑芬:「轻点,别留下痕迹。」
  听了她这么说,我很兴奋,一只手把住淑芬的腰,另一只手去寻找淑芬的肥奶子,真爽,感觉棒极了!
  就这样弄了她一会,感觉每次插入的摩擦外,还能体会到撞击她屁股的快感(个人喜欢女人的屁股,特别柔软,有弹性)。
  这么弄了十几分后,我又把她翻过来,面向天,举起淑芬的一只腿,狠狠地操进去,可能淑芬没有这么玩过,显得极度兴奋,声音也已经分不清个数。
  这么弄了几分钟后,淑芬的高潮就来了,她双手抓住床单,「嗯嗯、哦哦」的叫,感觉她的阴道一下快似一下地夹我的鸡巴,听着那萎靡的叫喊,快感迅速增强。不行,我还没玩够呐!我又把鸡巴抽出来,开始抚慰淑芬,亲她,一只手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也没有放过她的贱穴。
  我对淑芬说:「我躺床上,你上我下。」显然这一刻我就是她的主宰,我就是她的神,我能给她带来无上的快感。
  我躺在床上,看着淑芬半蹲在我的鸡巴上,上下移动,看着她的奶子上下分飞,那真是一个波涛汹涌,此中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
  看着淑芬忘情地移动,怎么能想到她是我朋友的母亲,平时文静、典雅的女人会这么放荡?
  想到这里,我把淑芬扑倒,双手按住她的手,狠狠地吻向她的嘴,下身也用力地抽插。淑芬也是动情之极,双腿缠上我的腰,随着我每次的进攻,她的身体都发出一阵颤抖。我和她的舌头纠缠,连口水流到床上都不知。
  随着我越来越快的冲击,我的快感也是越来越猛烈,我的手似乎没有地方放了,没有一个地方能发泄的我情绪,我紧紧地抱者淑芬,淑芬也紧紧地搂着我。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浓浓的精液从我的宝贝鸡巴里射出,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每射一下,淑芬的身体就剧烈地颤抖,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当我最后一股射完之后,淑芬的嘶撕喊声简直有些震耳。
  我足足射了四下才射完,爽!太爽了!射精后无力的我趴在淑芬的身上久久不能移动,许久,我发现淑芬在吹我的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