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国中露营

国中露营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国一下的暑假,学校指派我们这班参加县内国中的露营大会。那时我们一班约有四十个人,分作八个小队。抵
达位在台中县某国中後山的营区後,我们就依照童军课上,老师传授的搭营技术,把帐篷纷纷架设起来。


  这个晚上就在野炊晚餐、简单的开幕仪式中渡过。活动了一整天,老师吩咐我们早点进帐篷睡觉,大夥儿乖乖
地在有点拥挤的帐篷里躺平,口中却吱吱喳喳地聊个不停。突然一道灯光出现,原来是老师走出来巡视各个小队,
他轻声地叫我们快点睡觉,闹了好一会儿的我们,才开始安静下来。


  夏夜里的山区,虫声唧唧,帐逢两边的门虽然拉起来了,但是里面的空气仍然有点闷热。


  睡到中夜,我流了一身汗水,醒来一看,除了我以外的四个同学都在睡觉。睡在身旁的是班上身高最高的明忠,
国一就有大概 178公分的身材,他的眉毛又粗又浓,鼻子虽然不高,但是鼻头部份却很大,而且有一双健壮的长毛
腿。我听到他微微的打呼声,身上散发出汗水的气味。


  我热得睡不着,在狭窄的空间里辗转反侧,想要找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入睡。忽然我的右手触碰到一团温热柔软
的东西,我低头一看,原来我的手好巧不巧地「放」到明忠的胯下了。上国中後,同学之间是会玩摸鸡鸡的游戏,
但全部是那种摸到一秒钟,就哈哈逃开的;这时我的右手一动不动地摸着明忠又大又热的一团,时间彷佛都停止了。


  「好家伙!」我心里暗叫一声,明忠的睾丸还真大。


  我情不自禁地上下抚摸起明忠的鸡巴,过了一会儿,发觉明忠的鸡巴开始勃起,渐渐地胀硬起来。我隔着短裤,
轻轻抚摸着明忠鸡巴的茎干,粗粗的像甘蔗一样,不知怎麽搞地十三岁的我也兴奋起来。「不知道闻起来怎麽样?」
我坐起身子,小心翼翼地拉下明忠短裤的拉链,露出传统式样的白色三角内裤。我看到内裤包裹住的硕大鸡巴,大
概有十五公分长,龟头已经开始分泌出黏液了,所以隆起的顶端部份湿了一小块。


  我低下头,鼻子凑近明忠的胯下,闻到一股夹杂着汗水与骚臭的气味。


  「这就是鸡鸡的气息吗?」我想更进一步,轻轻地拉开明忠内裤中央的裤缝,明忠粗大的鸡巴立刻弹跳出来,
呼吸外面的空气。「哇!真多毛!」明忠的下体长满了浓密的粗毛,一直蔓延到挺直的阴茎底部,简直就像一只凶
猛的发情野兽。同时一股更浓烈的骚臭也冲进了我的鼻腔,好像是鱿鱼乾的气味,又不像是,我不禁「唔」了一声。


  「好臭,明忠晚上到底有没有洗澡啊?」明忠鸡巴的气味,我实在不敢恭维。「还是把它恢复原状好了……」
我左手拉开明忠内裤的小缝,右手握住他温热硬挺的鸡巴,想要把鸡巴塞回内裤里面,但是碍手碍脚地左塞右塞,
只见明忠的鸡巴膨胀得更挺更大了,完全塞不进去。从尿道口流出来的黏液更是泛滥成灾,沾满了我的手掌。


  「怎麽办?」我不禁发愁,「嗯……,先让鸡鸡变小就可以了。」我知道男性的生殖器只要射精之後,就会缩
小。


  现在我要做的,只要让明忠射精就好了。我抬头查看明忠的睡脸,仍然在打呼。「好……」我做了一下深呼吸,
开始用自己手淫的同样方式,轻轻地套弄明忠的大鸡巴。


  我一方面上上下下地套弄,一方面不时观察明忠的脸部表情,我发现他的表情逐渐有些异样,两道浓眉偶尔会
皱起来,好像很痛的样子。「啊!明忠的龟头不像我的,他没有包皮!我好像太用力了。」我连忙松开手掌,明忠
油亮亮的,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直指着我的嘴唇。这个时候,明忠的鸡巴已经完全勃起了,像一条黑色的大茄子。
看看长度,应该超过十七公分吧,这个大怪物。


  我稍稍定一下神,忽然听见低低的声音:「你怎麽停了?」我吓一跳,原来明忠早就已经醒来了。「没……没
有啊,」我还想做垂死的挣扎,「我没有怎麽样啊。」


  「少假,」明忠也坐起身,在我耳边低声地说,「你摸到我的卵蛋时,我就醒了。」他露出暧昧的笑容,把鸡
巴塞回裤裆,「你跟我出来,不然要你好看!我要让全班同学都知道你是个爱摸男人鸡巴的变态。」他一把抓住我
的右手,就拉我走出帐篷。


  明忠拉着我往学校的厕所走去,我心里七上八下地,不知道他要做什麽。走下一道驳坎之後,就到厕所,明忠
带头走进最里面的隔间,把我拉进来。


  「明忠,对不起……请你不要打我……我再也不敢了。」我身高才 165公分,体重更是只有五十公斤出头,再
怎麽拼,也打不过明忠这个身高 178,体重七十五公斤的早熟少年。


  「谁说我要打你了?」明忠涎着脸笑说,「我只是要你服务一下而已。」他主动拉开裤裆的拉链,露出充血依
旧的鸡巴,「来,先帮我吹一下喇叭。」


  明忠用力按下我的肩膀,让我不自主地蹲坐在马桶上面,这时我嘴巴的高度正好面对着他蛋头般的红色龟头。
我又闻到那股强烈的骚臭,忍不住想要别过头去,可是明忠双手抓住我的平头,威喝了一声,「敢躲!」他挺腰向
前,流满透明黏液的龟头碰到我的嘴唇。「把嘴巴张开,」明忠命令道。


  我只好张开嘴巴,明忠看见,就立刻把鸡巴挺进我的嘴巴里面,开始前後摆动,干着我的嘴巴。「喔,真爽…
…干……」明忠似乎很满意我的嘴巴,忘我地淫叫着。


  我吃力地尽可能张大嘴巴,迎合明忠的推送,双手只能往前抓住明忠坚实的两片屁股肉,才能够勉强维持平衡。
忽然明忠抽出湿滑的鸡巴,口中不停地喘气说,「呼……快不行了。」他一手握住自己硬挺的阴茎,一手把我扶起
来,叫我双手扶住水箱,把屁股抬高。虽然从来没有经验,但我意识到这种姿势,一定是明忠想要干我的屁眼,我
不禁犹豫了一会儿。


  明忠一手摇动着自己粗大的鸡巴,拍打在我的屁股肉上,「快点,屁股抬高,要不然插不进去喔。」他的两只
大手抓住我的细腰,开始用他的鸡巴在我的股间摩擦,有时更用黏滑的龟头顶撞我紧闭的屁眼。


  过了一会儿,我渐渐放松屁股的肌肉,屁眼附近更是感到又黏又滑,我想一定是明忠鸡巴流出的黏液都涂到我
的屁眼上了。这时,明忠朝自己的右手吐了一口唾液,然後熟练地涂到我的屁眼上,接着我感到一个又硬又热的东
西顶开我的屁眼——「是明忠的大龟头!」一阵撕天裂地的剧痛从屁眼传来,正想要痛叫一声,却被明忠一手摀住
嘴巴。我不禁「唔」地一声,痛出眼泪来。


  明忠挺腰冲刺,第一次进入我的体内,就直插到底,两只健壮的毛毛腿夹住我的下半身,我被压制得一动也不
能动。明忠俯下身,在我耳边轻声地说:「还好吧。再过一会就舒服了。」


  他开始摆腰,用挺直的鸡巴搅动我的直肠,渐渐地体内的疼痛被一种奇异的快感取代,我真地开始舒服起来,
只想被这条大鸡巴干得更深、更用力。明忠查觉我身体的变化,就不再摀住我的嘴巴,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开始
一前一後地抽送起来,只是明忠干我的力道和速度都十分猛烈,每次都直没到底,几乎让我承受不住,只听到明忠
沈重的喘息声,呼呼地回响在厕所里面,很快地他发出一声低沈的吼叫,把滚滚的热流全部射入我的体内。


  我感觉屁股里面的鸡巴在射精时,抖动了几下,接着只感到里面前所未有的黏滑,好像明忠把我的肛门都注满
了精液似地。


  「你不要动,」泄过以後,明忠把我抱起来,他还没抽出在我体内的鸡巴。「我们休息一下。」他抱着我,转
过身,坐在马桶上面。就这样我坐在明忠的鸡巴上面,明忠环抱着我瘦削的胸膛,休息了五、六分钟,我疲倦得瞌
睡起来,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明忠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小义,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要一直干你。」


 (色站导航www.sezhan.cc 访问不了的请翻墙,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