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欲海天龙传

欲海天龙传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太阳早早的便挂在了天上,向整个世界散发着温暖。


  县城街道上远远的跑来了两个少年,前面的是一个男孩子,约莫有十几岁模样,他叫吴天龙。后面远远追过来
的是一个女孩子,比男孩还要小上一些,她叫 岳红莉,是吴天龙的邻居。


  两人一前一后地欢快地追逐着过来了。吴天龙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而岳红莉刚刚上三年级。


  这天碰巧他们学校有事放假一天,两人一吃过饭就上街玩去了,因为岳红莉不舒服,这才早早的回来。


  两个人逐渐的缓下了步子,到了岳红莉家门前,两人轻声轻步地进了院子。因为岳红莉刚结婚的大哥和大嫂还
在屋里睡着没起。


  两个人刚要走过大哥的门前,却听见屋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掩饰不住的嘻笑声。


  两个人不由得好奇心大动,忙凑在门缝中向内望着。这一看,两个人的脸腾的一下都红了。原来,屋里岳红莉
的哥哥岳春风正搂着新婚妻子张秀凤在地上打 滚呢!而且两个人还都赤裸着身子。


  岳春风夫妇大概觉得这正是忙的时候,不会有人,便准备尽情欢愉一番,谁知却被两个小孩在无意见看见了。


  岳春风把张秀凤搂在身下,压在米黄色的地毯上,尽情的亲吻着。


  怔了一怔,终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吴天龙和岳红莉又都红着脸向屋中注视着。


  屋中,只听张秀凤断断续续的叫道:「快……啊……快……我的蜜穴受不了了……我好痒……求求你……哦…
…快让鸡巴进来嘛……」


  「亲哥哥……求求你……快让它给我止痒……快……」


  吴天龙一只手搭在岳红莉的肩上,两个人睁大眼睛向屋里看着。


  只见张秀凤已经坐在了屋内的低脚沙发上,两脚高高地向天举起,把她那丰满的三角地带呈现给岳春风,她的
两只手死命的抱着岳春风的头,不住扭动着身 体,迎合着岳春风的扣弄挑逗。


  岳春风一边「滋滋」有声的吸吮着张秀凤的乳房,一边用他的手指扣弄张秀凤的小穴。


  张秀凤娇喘吁吁的:「嗯……哦……哦……求你了……好哥哥……」


  「我痒死了……快让大鸡巴干我……」


  岳春风伏在张秀凤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张秀凤从沙发上下来,半趴在沙发上,翘起白白大大的屁股,即使
远远的看去,也可见几缕水注从她的蜜穴中滴 淌下来。


  岳春风似乎一直有意逗弄张秀凤,鸡巴始终都不肯放进去。一会儿扣弄着蜜穴,一会儿又伸进屁股,直到张秀
凤实在忍耐不住,自己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鸡 巴。引导着来到自己的蜜穴洞口,挺身容纳了进去。


  岳春风哈哈大笑着,大力开始了动作。


  「大鸡巴哥哥……顶大力一点……哦……把我干死……把我插死……」


  「啪、啪」的肉体碰撞发出着荡人心魄的声音。


  看到这里,岳红莉蜷成一团,缩在吴天龙的怀里,右手伸进自己的裤子,在大腿处摸着。吴天龙也看的口干舌
燥,用手紧紧的拥着岳红莉,脸紧贴着她的脸 庞,感觉的出,两个人的脸都是烫的怕人。


  屋中两个人的姿势又变了,岳春风直直的站着,张秀凤却跪在他的面前,用她的嘴巴含着岳春风的鸡巴。


  岳春风似乎相当的舒服,喉咙间发出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双手按住张秀凤的头往前顶送着大鸡巴。


  「用力吸……哦……好美……好美……用力吸……」


  「好老婆……你的嘴真小……哦……你真会吸……」


  张秀凤头微微的侧着,伸出舌尖,舔舐着他的大鸡巴,从鸡巴的根部舔上去直到裸露的龟头处,又重新刷了回
来。一只手揉捏着岳春风的睾丸,也让自己更 好的吞吐大鸡巴,另一只手却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拼命的捻捏着。


  岳春风高高的站着,不时抓着张秀凤的头发,让她的嘴唇不要离开自己的鸡巴。


  张秀凤舔舐了几遍,便用手扶着鸡巴的根部,张嘴含了进去,岳春风的鸡巴很粗却不是很长,所以可以尽根而
没。然后她又徐徐的吐了出来,并用舌尖在龟 头上划着圈,在自己身下的手却动的更是迅速。


  张秀凤用嘴吞吐着大鸡巴,头也随着动作大力的来回摇摆着,逐渐的,她的动作加快了起来,也不再细细地舔
舐,只是任鸡巴在自己的嘴里一进一出的吸吮 着,可是动作一快,便不时会被岳春风的鸡巴抵到喉咙深处,只好
满面通红的咳 嗽着,但是岳春风却不容得她休息,一见她歇下来,便按过她的头,把鸡巴抵在 她的嘴边,她便
只好继续。


  猛地,岳春风身子一顿,然后用力的抓住张秀凤的头发,两腿打颤,张秀凤却在他的手下用力挣扎着,嘴里「
呜呜」的叫着,却说不出话来。


  岳春风松开了手,向后趔趄几步,倒在了床上。


  再看张秀凤,却已然憋的脸色煞白,一个劲的喘着粗气,随着喘息,口中不时冒出一个个气泡,浑浊的白色浆
液顺着她的嘴角溢了出来。她张开嘴,口中满 是精液,她伸手放在嘴边,轻声的吐着,然后抬起头来,残留的精
液自她的嘴角 缓缓的滴落着,她伸出红艳的舌尖,在自己的嘴唇上细细的舔舐了一遍,然后很 是舒服的长出了
一口气。


  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精液,她不禁一笑,嗔怪的看了倒在床上不见起来的丈夫一眼,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尖在
手心里舔了一下,然后很是疑惑的匝着嘴,又 低头自手心用舌头大力舔了一下,细细的品味着,最后,一个抬手,
把精液全部 吞进了自己的嘴里,不仅用舌尖把嘴唇细细舔了一遍,还在手心仔细的舔着。


  吴天龙和岳红莉直看的惊心动魄,目瞪口呆,大气都不敢出。


  屋里张秀凤起身来到床边,扯过一条被子,遮住了丈夫,自己也俯身钻了进去。


  吴天龙连忙拉着岳红莉到了自己的家中。进了屋,岳红莉虚脱的往凳子上一坐,一下又跳了起来,「呀!我的
裙子怎么湿了」


  吴天龙一看,可不是,岳红莉的裙子后面已湿了一大片。


  「这可怎么办?」岳红莉略带哭音的说着。


  「这还不好办!脱下来晾干再穿上。」吴天龙有点邪邪的笑了,说道:「放心,我不会看的。」说完,便转身
出屋关大门去了,把满面通红的岳红莉自己留在屋里。


  第二章  初试风流色


  岳红莉在屋里犹豫着,想了半天,感觉也只有这样了。


  待到吴天龙进屋的时候,岳红莉已经蜷缩在一条被子里,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躺在了床上。


  吴天龙看见了衣架上挂着的裙子和一条粉红色小裤衩,顿时明白了岳红莉听从了自己的意见,现在正光着身子
躺在被子里。


  岳红莉羞涩地说道:「吴天龙,打开电视吧!」


  吴天龙朝岳红莉笑了一笑,打开电视,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坐在了床边,岳红莉也不以为意,便拥着被子向里靠
了靠。


  正看着电视之间,吴天龙忽然问岳红莉:「小莉,你嫂子和你哥刚才在干什么啊?」


  「他们在打架嘛!」岳红莉一撇嘴说道。


  吴天龙点了点头又说:「小莉,你嫂子的奶子真大,让我看看你的好吗?」


  岳红莉涨红着脸,急忙说道:「天龙,不行,你是男孩子呀!」


  吴天龙忙陪笑着说:「就看一下下,好吗?」见岳红莉没有吭声,便又央求道:「好莉莉,就让我看看嘛。」


  岳红莉缅羞的抬头看了吴天龙一眼,连忙又低下了头,双颊已经红得像是大苹果一般,她却伸手把遮在自己身
上的被子掀开了一条缝。


  果不其然,这岳红莉正是赤裸裸的躺在被子里。


  吴天龙从被缝向内窥去,却什么都看不真切,趁着岳红莉正满面害羞的低着头,便一把抓过被子,高高的掀起。
岳红莉急忙阻拦,扯了几下,扯不动被子, 便闭上眼睛由得他去了。


  吴天龙低下头,看着岳红莉胸脯上的那两个鲜红的小颗粒,禁不住好奇,便用手指按在上面,用力的按了几下,
岳红莉不自禁的一阵抖颤,急忙伸手一把拍 开了他的手。


  「你的怎么这么小啊?跟你嫂子的差远了!」吴天龙满是好奇的说。怔了一怔,他又恍然大悟般的接道:「对
了,我们还小,他们是大人嘛,当然要比我们 大了。」


  说完,吴天龙便用手从岳红莉的小腹顺序着摸下,直到两腿的顶端为止,岳红莉的身子抖动得更加厉害了,有
心想要把吴天龙的手拍开,却觉得浑身软得奇 怪,连手抬起的力气都没有,而且,吴天龙的手摸着自己身体的地
方,还为自己 带来一种温热舒爽的感觉,犹豫之间,更加没有反抗的气力了。


  吴天龙却在此时又发现了新天地,他手往下摸的时候,竟然非常温暖湿腻,在岳红莉的两腿之间,竟已有了些
水液。


  他不由大叫:「你怎么尿到我的床上了啊!」


  岳红莉被羞骚的头也不敢抬,嘤嘤声道:「谁尿了啊?不要瞎讲!」


  吴天龙把手指抽出来,伸到岳红莉的面前,得理不饶人的追问道:「没尿?那这是什么?都被我逮到了,还不
承认。」


  他的手指上满是水渍,而且十分黏稠,还有一股隐约的香气,看起来确实不像是尿液,吴天龙不由好奇的把手
指放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的看着,还伸出舌头在 手指上轻轻的舔了一下。是一种怪怪的味道,是他从未品尝过的,
应该说还是挺 好吃的,不过吴天龙还是马上啐了几口,把手指在被子上揩了几下。


  岳红莉却是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躺着,身子在微微的发着颤,现在已经不禁是满面通红,连两个耳朵也变得红
彤彤的了。


  吴天龙低头凑在岳红莉的两腿间,仔细的看着,看到微微外翘的两片红红的肉片儿,之中夹着一粒比奶头稍小
的肉粒儿,并且有点微微的张合着。岳红莉下 面的这一张嘴巴看起来比上面的还要奇妙。


  吴天龙看着,不自禁的将手轻轻伸到岳红莉的胯间,用自己肉嘟嘟的手指拨弄着那颗小肉粒儿。


  岳红莉紧闭着双眼,两手紧握着,嘴里不住的低吟着发出:「喔……喔……嗯……哦……哟……」的声音,全
身也像是在打摆子一样抖个不停,屁股也开始 左右的晃动着。


  吴天龙不禁笑道:「小莉,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岳红莉也不理会他,自顾自呻吟着:「喔……喔……哼……嗯……哎……」声音由重而轻,由轻而微,有微而
静,却又顿时在吴天龙的手指一按之下大了起 来,渐渐的又由近而远,做着循环。只见她嘴唇都在哆嗦个不停,
鼻翅儿也不住 扇动着。


  吴天龙好奇的抬起手,打量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忽然之间自己的手指具有了什么样的魔力,岳红莉的呼吸这
才逐渐的平息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她睁开双 眼,脸儿红彤彤的用鼻音对吴天龙说道:「天龙,你摸得我真舒服。」


  「可是我却不觉得怎样。」吴天龙摩挲着自己的手指,因为手指上满是滑腻的津液。


  「那怎么办?」岳红莉有些焦急的说,她想要告诉吴天龙刚才自己是多么舒服,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有
心想要吴天龙也体会一下那种感觉,可是却又 不知该怎么做。


  吴天龙想了一会儿,说:「我们俩学你哥和你嫂怎么样?」


  岳红莉回想了一下自己看到的情景,觉得哥哥和嫂子确实两个人都显得很是快活,便点了点头。


  吴天龙见岳红莉应允了,便急忙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爬上床,两条腿叉开战立着,鸡巴一颤一颤的向岳红莉打
着招呼。


  岳红莉挣扎着爬起来,只觉得身子到处都是酸麻,她学着嫂子的样子跪在了吴天龙的面前,用两只小手轻轻握
住吴天龙的鸡巴,原来吴天龙小小年纪却是天 生异禀,鸡巴也长得很大,小手握着,只觉得滚热粗涨,直似要挣
脱自己的掌握 一般。


  吴天龙鸡巴被她小手握住,却觉得很是舒畅,便也学着岳红莉哥哥的样子,伸手抓住岳红莉的头发,拉着她的
头靠近了自己的鸡巴,脸贴在自己的大腿上,只觉得岳红莉的脸烫的自己的腿都开始升温了。他忽然觉得一阵烦躁,
手拉的力 量也加大了。


  岳红莉一是充满了好奇,二是被吴天龙拉扯着不得不把嘴凑近了鸡巴,她张开嘴巴,伸出舌尖,舔了吴天龙光
秃秃而溜圆的龟头一下,吴天龙不由低沉的喔 了一声,身子往前一顶,哪知岳红莉嘴巴却张得太小,龟头狠狠的
顶在了岳红莉 的牙齿之上,一股又麻又痛的感觉差点使他连眼泪也流了出来。


  正要发火骂岳红莉,她的小嘴已经张大,把鸡巴吞纳了进去,吴天龙也顾不得再骂人,只觉一阵舒爽,忍不住
耸动起来。


  可是他这一动,岳红莉却是涨红着脸挣扎着吐出了他的鸡巴,原来吴天龙的鸡巴甚是巨大,岳红莉的小嘴张开
只能容纳一多半,便觉得嘴里难受。吴天龙又 扯着她的头发,自顾自的向里面猛顶,自然一下便顶到了她的喉咙
深处。


  岳红莉只觉一阵反胃,自然拼力挣脱开,扭向一边「呸、呸」的吐着,却只 是觉得难受,什么也吐不出来。


  吴天龙看着岳红莉涨红的小脸,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岳红莉吐了一阵,生气的说道:「你怎么使劲往里捅啊?
我快被憋死了,气都喘不上来了。」


  吴天龙摸摸自己的头,也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我也不是故意的了,我只是觉得被你吸得很爽,不由得便想
更加的深入一些。」


  岳红莉重重的用鼻子「哼」了一声,开口道:「你自己舒服了,那就不管我的死活了啊?不跟你玩了。」


  吴天龙急忙伸手拉住岳红莉的小手,央求道:「好莉莉,不要这样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你捏着我的
鼻子,让我也喘不过气来一次好不好?」


  岳红莉听得有趣,不禁「噗哧」一声乐了,笑道:「好啊!」说着,伸手就去捏吴天龙的鼻子。


  吴天龙向前凑着身子,待到岳红莉的手指刚刚触到他的脸上的时候,却把头一甩,吻住了岳红莉娇嫩的樱唇,
两只手也故意的按在岳红莉那小小隆起的乳房 上,把两个小椒乳握在自己的手里,不住把弄着。


  这一下岳红莉促不及防,被突然袭击了个正着,小脸顿时被憋的通红,正要推开吴天龙。吴天龙却一下挪开了
嘴巴,还「呸呸」有声的说道:「啊,你刚刚 吸过了我的鸡巴,我怎么可以亲你呢?」


  岳红莉顿时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说道:「活该,谁让你佔我便宜,就让你亲自己的鸡巴。」不小心说出「鸡
巴」这个词,岳红莉的小脸猛地一下又变得通 红了。


  吴天龙不禁有些羞怒,一下把岳红莉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一边叫道:「让你再说!」一边晃动着自己的屁股,
鸡巴在岳红莉的两腿之间来回碰撞着。


  岳红莉被他压在自己身上,又有了先前的那种说不出的舒适感,不禁深处两只手臂把吴天龙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吴天龙一怔,看岳红莉此时两颊艳红,娇艳欲滴,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是在给自己说着话一般,忍不住便
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趴在岳红莉的耳边, 悄声问道:「你还想做你哥哥和你嫂子一起做的事情吗?」


  岳红莉没有说话,用牙咬着自己的嘴唇点了一下头。


  吴天龙见岳红莉应允了,便把手伸到岳红莉的两腿之间,摸了摸,那里却早已是潮湿一片了,吴天龙摸住了那
条小缝,刚刚一碰,岳红莉便「呀」的叫了一 声,然后两只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吴天龙把手缩回来,把屁股抬了抬,抓住自己的鸡巴,然后对了一下位置,对着岳红莉那小巧的玉穴,挺直了
鸡巴,猛地一下捅了进去。顿时,一阵酸痛, 吴天龙一咬牙,再次猛地用力一挺,鸡巴便已进去了半截。


  这时便听得岳红莉一阵惨叫:「妈呀!妈妈!痛死我了……哎哟……」叫喊间,眼泪也顺着她的两颊直滚了下
来。


  岳红莉小小的嫩穴,怎么能经受得住吴天龙这么大力猛插。吴天龙也觉得鸡巴像是被什么紧紧抓住了一般,伸
手在岳红莉的小穴外沿摸了一下,直觉得那里 满是滑腻,把手拿到自己的眼前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原来手指上
沾染了许多新 鲜的血液。


  吴天龙也不由得甚是害怕,把身子停住不敢乱动,鸡巴插在里面也不敢抽出来,小心翼翼的对岳红莉说道:「
莉莉,你怎么流血了啊?」


  岳红莉留着眼泪,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啊?还不是你太大力,是不是把我的小穴给插穿了啊?」说着,
她的眼里露出了恐惧的神情,接着道:「那我 以后还怎么撒尿啊?」


  吴天龙有些不解的说:「不应该啊!看你的哥哥和嫂子可是很快活的,是不是我们是刚刚开始,过一下下就好
了?」


  岳红莉想了一下,也有些奇怪,便道:「好像是哦,刚刚你刚把鸡巴插进我的小穴的时候,我的身子像被一下
撕裂了一样,可是现在却感觉好多了,里面还 有些痒痒的。」说着,她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


  吴天龙听了,不由很是兴奋,对岳红莉说道:「那我们就还继续吧!鸡巴插在里面不能动,很是难受的。」


  岳红莉红着脸,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天龙哥,都是我不好!不过这次你可以慢慢的吗?轻轻的不要太狠了,
我害怕。」


  吴天龙开心的在岳红莉的小嘴上吻了一下,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向外退着自己的鸡巴,一面后退,一面问岳红
莉:「还痛吗?」


  岳红莉颊生红晕,眼睛也不敢睁,轻声道:「还是痛,不过你一退出去,里面却是更加痒得难受。」


  吴天龙听了,便又缓缓的向内挺送着鸡巴。


  猛地,岳红莉又是一声惨叫:「哎呀!痛!」吴天龙连忙又向外抽动自己的鸡巴,於是岳红莉又觉得舒服了一
些。


  就着样抽抽送送,轻退缓进一会儿后,吴天龙看岳红莉已不再喊痛,便搂着她的身子,伏在她耳边问道:「莉
莉,现在感觉如何呢?」


  「我……嗯,有点涨涨的感觉……」岳红莉很是不好意思的说着,大眼睛妩媚的扫了吴天龙一眼,送上自己的
樱唇,吻住了吴天龙的嘴唇。


  吴天龙这下放下心来,刚刚一直提心吊胆的,力量也使不出来,浑身的劲都被绷着,很是不舒服,现在终於可
以大胆施为了。


  吴天龙便加大了抽送的力度,鸡巴插进抽出的速度也加急起来。岳红莉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加快,也颤动个不
停,头也直打哆嗦,吻着吴天龙的唇「呜呜」 作声。


  岳红莉只觉得吴天龙的那条火热的鸡巴在自己的小穴里驰骋着,自己刚刚喘过一口气来,却又一下被插得心都
提了起来,只觉得自己浑身越来越无力,可是 也愈来愈舒服,不由自主的双臂紧搂着吴天龙,屁股随着鸡巴扭动
个不停。


  吴天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向下一压鸡巴,随着吐气的刹那,鸡巴便全力直刺入小穴的中心。


  「喔……」岳红莉一声长长的却是黯哑的闷声嘶鸣之后,身体是一阵的痉挛。


  「又痛了吗?」吴天龙急忙关切的问道。


  「痛……快……」岳红莉颤抖着声音呻吟着,「天龙……再来……」


  吴天龙舒了一口气,生气岳红莉竟然害自己担心,更不容情,鸡巴每一下都是高高的抽出,然后尽力插了进去,
插了进入小穴之后,却还不急着抽出来,而 是抵着小穴的花心,重重的旋上几圈。因为他发现自己这样的时候,
岳红莉的身 子颤动得最是厉害,眼睛都翻白了。


  「哼……哼……天龙……你的鸡巴……真好,我……我好舒服……哦……」


  「莉莉……怎样?」


  「天龙哥……小穴好舒服……用力……啊……」


  「莉莉,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看!」


  「喔……天龙哥……快用力……」


  吴天龙听着岳红莉的喊叫声,心下很是兴奋,看来这件事真的是很让人舒服哦,怪不得岳红莉的哥哥和嫂子大
早晨躲在屋里偷着做呢!思想间,鸡巴却是一 点没有偷闲,每一下都是很用力的送进了小穴的深处。


  「哼……哼……你的鸡巴真好……喔……我好舒服……」岳红莉语不成调,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喊着,她浑身都
觉得涨得难受,喊出来才会舒服一些,可是却 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么,只是随着自己的感觉。


  「好莉莉,快摆屁股。」


  岳红莉便摇动着身子,玉臀儿一阵耸动,两股一阵摇摆,可是摆了几下之后却又不动了,她实在没有动弹的力
气了。只是下意识的把吴天龙抱紧、抱紧,嘴 里不住声的道:「天龙哥……小穴好美……哼……快……」


  「屁股……用力往上顶……动作快点……对……好莉莉,你真听话……」吴天龙也有些气喘吁吁的了。


  「啊……天龙哥……我不行了……呀……我要尿了……啊……」


  「嗯」吴天龙闷哼了一声,下体一颤,也趴在岳红莉的身上不再动弹了,两股激流汇聚在岳红莉的小穴里。


  吴天龙和岳红莉都保持着姿势,谁也没有动,谁也没有气力了,就那么叠着躺在一起。趴了很久,静静的。


  又不知过了多久,岳红莉忽然「嘤咛」的哭了起来,两肩也随着而瑟瑟发抖着。


  吴天龙急忙问道:「莉莉,你怎么了?」


  岳红莉眼泪汪汪的,哽咽着说道:「我是一个女孩子,可现在和你做了这种事情,我爸妈知道了要打死我的呀!」
说着,她又抽泣了起来。


  吴天龙怔了怔,忙说道:「莉莉,不要怕,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你我如 果不说,别的人不会知道的。」


  岳红莉止住了哭声,想了想又说道:「那好,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们以后不再做这种事情了!」


  吴天龙听了,笑着说:「莉莉,好莉莉,不要这样嘛,你刚刚不是很舒服的嘛!」


  岳红莉咬着嘴唇,坚决的说:「不行,我真的很怕!」


  吴天龙看她这么坚决,只好央求道:「嗯!这样好了,我们再做三次,做完了这三次之后,我们就再也不做了
好不好?」


  岳红莉初始还是不答应,耐不住吴天龙的又是廝磨,又是央求。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算是
应允了。


  吴天龙不由开心的笑了,搂住岳红莉的身子,在她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


  第三章  快乐的女孩


  不知不觉中,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由於做过了那件事,吴天龙和岳红莉日常里也比以前显得亲近了许多,在
无人之处,摸摸挠挠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这天又是星期天,一早,吴天龙吃过饭正在看电视,忽然便听见院门响了,急忙跑出去,拉开门一看,却原来
是岳红莉。


  岳红莉今天穿了一身红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是分外的娇俏,显得很是秀丽,她一声没吭便闪身进了门。


  吴天龙一见是岳红莉,便高兴的急忙关好门,搂住她的腰向屋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手便在岳红莉的身上乱摸
着。


  两个人嘻笑着打打闹闹便进了屋子,到了房间里,吴天龙便迫不及待的搂住岳红莉亲了起来,岳红莉也不由自
主的紧紧搂住了吴天龙,和他激烈的接吻着。


  正在这时,院门却又响了,吴天龙急忙一下松开了岳红莉,岳红莉也顿时变得满面羞红。


  吴天龙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打开了院门,一看,原来是他另一家邻居家的一个女孩,名字叫做冯琳,平时
她也是经常来找吴天龙玩的。


  此刻冯琳站在门外,略微显得有几丝靦腆。她身上穿着一件合身的白色连衣裙,裙子下摆随着清风不住轻轻舞
动着。她的裙领不高,露出一截酥白的嫩胸, 两只洁白的胳臂坦露在外面,两手不安的下垂着,用手轻轻的搓着
自己的裙角。 她头戴着一个有着花边的太阳帽,一小缕头发不安於帽子的束缚,俏皮的遮在她 的右眼之上。看
见了吴天龙,她略带娇羞的甜甜笑着。


  吴天龙看着面前的冯琳,心想着房间里的岳红莉,问道:「小琳?有什么事 吗?」


  「没事,今天不上学,我来找你玩啊!」冯琳有些奇怪的看了吴天龙一眼,还是笑着说道。


  「这……」吴天龙想了想,点了点头,把冯琳给让进了院子,又随手插好了门。


  这时,岳红莉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脸上的红晕已消逝了下去。冯琳见到她也很是开心,因为她们经常在一起
玩耍的。


  吴天龙把手一挥,问道:「我们现在玩什么呢?」


  冯琳想了想,一拍手道:「我们还是玩捉迷藏吧,该谁找的时候,谁就待在院门那里不能动,听见喊『开始‘
后才可以找。」


  吴天龙住的房子自己有一个单独的大院子,有南北两间二层楼房,院子里还有一个厨房和一个大杂物间,地方
很大,所以她们街上的这些小孩便经常跑来这 里玩捉迷藏。


  岳红莉听了点了点头,吴天龙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游戏开始了,剪刀石头布,第一局由岳红莉开始找人。


  等岳红莉走到院门处站好,吴天龙便和冯琳蹿进了房间里,各找藏身之处。吴天龙先藏在了客厅的堂桌下面,
这时便听见冯琳脆脆的喊了一声「开始」。接 着,便听见了岳红莉在院子里找人的脚步声,紧接着,便听见岳红
莉进了屋子。


  吴天龙趴在桌下,一动也不敢动,岳红莉找过了西屋,便上楼去了。


  吴天龙急忙从桌子下面钻出来,溜进了西屋。他认为岳红莉既然找过了这间屋子,便不会再来了。


  到了房间里,他四处打量了一下,看见了衣橱边的那个放着布料的大箱子,於是急忙走了过去,掀开箱盖,连
看也没看,便钻了进去。


  一进箱子,吴天龙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闷哼,接着,他便感觉到两手压着了一个软绵绵的肉体,原来,冯琳已
早躲在箱子里了。


  吴天龙心里一惊,刚想站起身子,打开箱盖出去,却又听见了岳红莉下楼的声音,急忙间又俯下了身子,趴在
了冯琳身上,一动也不动。


  冯琳被吴天龙压在身下,心里又急又羞,有心想把吴天龙一把推开,却又怕被岳红莉发现了,只好也暂时一动
也不动。


  吴天龙的脸紧挨着冯琳的脸,鼻子里嗅着冯琳身上的那股少女特有的肉香,心中不由一荡,想起了自己和岳红
莉的那次玩乐。


  正在这时,箱子盖却被岳红莉一下掀开了。她拍手笑道:「好,好,一下找着你们两个了。」吴天龙急忙从箱
子里跳了出来,冯琳也不好意思的跟着也跳了 出来。


  吴天龙和冯琳划拳,结果是冯琳输掉了,该她来找。


  等冯琳站好位置,吴天龙急忙拉了一下岳红莉,向楼上跑去。


  一进楼上的房间,吴天龙便抱住岳红莉要往床上倒,岳红莉急忙挣脱着,着急的说道:「冯琳还在下面呢!」


  吴天龙听了却是一笑,伏在岳红莉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别忘了,我们只还有三次,我想再得到冯琳。」岳
红莉看着吴天龙,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吴天龙接着又说道:「好莉莉,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嘛,要不,我们之间的约定就取消了算了。」


  岳红莉想到自己已失身於吴天龙,便想着让冯琳也和她一样,这样以后即使被人发现了,也还有个做伴的,於
是便也不再推拒,任由吴天龙非礼了。


  吴天龙飞快的脱光了两人的衣服,这次已经没有了初次的生涩,平日里虽然没有再像上次那么彻底,可是对彼
此的身子也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吴天龙也不多 费工夫,往岳红莉的身上一趴,鸡巴便在她的小穴里抽送了起来。


  再说冯琳在楼下,左等右等却总不见有人喊开始,忍耐不住,只好自己疑惑的开始找了。


  楼下,到处不见人影。她又上了楼,刚要推房间的门,却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吭……嗯……喔……」这
分明是岳红莉的声音,可是她怎么了?像是病 了一般的在呻吟着,里面还夹杂着吴天龙呼呼的喘气声。


  冯琳心中思忖着,偷偷从门缝向里看去,脸顿时一下变得通红了,这个未涉人事的少女又怎见过这么活色活艳
的春宫美景呢?


  冯琳想着要下楼,可心却又不由自主的跳的飞快,眼睛也像是离不开门缝一般。她的身子逐渐的变得绵软起来,
只好用手去扶在门上,哪知门却是虚掩的, 一个不防,脚下不稳,便撞开了门,跌倒在屋里。


  吴天龙和岳红莉正在热火朝天之际,听得声音,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冯琳,不由相视一笑。


  岳红莉推开吴天龙走下床,赤着脚过去关上了门,又插上,然后问冯琳道:「小琳,你看了多久了?」


  冯琳已坐起了身子,在那里低垂着头,不敢看他们两个,低声回答道:「我 ……我刚上来,我一直等你们喊
开始的,我……我没有偷看。」


  岳红莉微笑着走近了她,伸手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却趁她不注意,把手伸到她裙子里面摸了一把,冷声说道
:「好你个小琳,还说没有偷看呢!你自己看 看,下面的水都流这么多了。」


  冯琳也把手伸进自己的裙内一摸,才发觉自己的内裤早已经是湿淋淋的了,她红着脸说道:「我……我也不知
道这是怎么回事!」


  岳红莉却问她道:「我和天龙的事你都看见了,你说怎么办吧!」


  冯琳瞟了一眼靠坐在床上的吴天龙,吴天龙正在微笑着看着她,一条大鸡巴耸立在两腿之间,脸顿时红的像上
了色一样,低头说道:「我……我不知道,我 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呢?」岳红莉不依不饶的问着,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嗯,刚才你看的时候,身
子热不热?」


  冯琳冷不防被她这么问了一句,低下头红着脸,却不说话了。


  岳红莉用手掐住她大腿内侧的一块肉,用力就是一拧,冯琳不由痛得大叫:「热,我热的很!」


  岳红莉松开了手,笑道:「那好,你也和天龙做一回这事,那我们就相信你了。」


  冯琳一边揉着自己被拧痛的地方,一边低声说道:「我不……」


  岳红莉又要伸手去拧她,想了想,却又把手缩了回去,笑着说道:「小琳,你刚才也看到了,做那事快活得很,
我们以后就可以经常一起和天龙玩这个游戏 了。」


  冯琳偷偷的向床上看去,吴天龙依然坐在那里,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笑着看着她。她羞红着脸,急忙又低下了
头,刚要说话,岳红莉却上前开始剥她身上的 衣服了。


  冯琳半挣扎半顺从之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了个精光,岳红莉便推着她来到了床边,笑着对吴天龙说道:「
我们刚才被她看了个够,现在不给她点狠的, 她不知道厉害,说不定还会胡说呢!」


  吴天龙凝望着赤裸裸站在眼前的冯琳,她虽然没有如岳红莉发育得成熟,不过,身上的肉倒是长得非常均匀。


  吴天龙微笑着伸出手拉住了冯琳,笑道:「小琳,你不要听岳红莉吓唬你,其实真的很是快活的。」冯琳只是
羞得闭上了眼睛,什么也不敢看,什么也不敢 说。


  吴天龙站起身子,把冯琳平着倒放在床上,冯琳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臂,显得 很是紧张。吴天龙分开了她的两
条玉腿,摸了摸她那光嫩的还没长毛的阴部,然 后用手指紧按在阴户的嫩肉上,一阵子的急磨快搓,紧张的冯琳
忍不住张大了嘴 巴,长长的吐着气。


  吴天龙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冯琳的两片阴唇,扯起又放下,一紧一松还在指间不停的捻捏着,阵阵的奇痒,刺激
得冯琳花枝乱颤。


  吴天龙伏在冯琳的身上,火热的嘴巴贴上了她的小嘴,大鸡巴在她的大腿之间来回乱撞。冯琳被这长长的深吻
刺激着,感觉都快要晕眩过去了,呼吸有点跟 不上了,可是却又不舍得吴天龙的嘴唇,当吴天龙抬起头喘气时,
她还追索了上 去,吐露着猩红的小舌尖。


  深吻,逐渐的吻走了她的理智;欲火,逐渐驱去了她的羞耻。但是少女的本能依然使她紧守着最后的门户,抗
拒着鸡巴向内侵入,吴天龙不得不按住了她的 两条腿,使她不能再并在一起,大鸡巴顶住了她小小的阴户,冯琳
潜意识的想要 挣开身子。就在这时,站在旁边的岳红莉却看得着急,猛地一摁吴天龙的屁股, 大鸡巴顿时穿破
了门户。


  一阵火辣辣的宛若刀割一样的疼痛,使的冯琳不禁惨嚎一声,两眼滚出了泪珠,痛苦的摇着头挣扎,两腿本能
的乱蹬着。


  吴天龙本来是怜香惜玉的,想细细的爱抚一番后再来进入,现在却也没有办法,只好紧紧压住她的身子,按着
她的两条腿,不让她乱踢。


  冯琳越是挣扎,身子越扭动得厉害,便越觉得那根鸡巴在阴道里显得越是粗大,自己也越是疼痛难忍,泪珠「
哺嗒、哺嗒」的便落了下来。


  此时,旁边的岳红莉却在笑着问道:「小琳,痛快不?」


  冯琳哭着道:「小莉姐,痛死我了,饶了我吧,天龙哥。」她一边说着,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吴天龙,带着乞求
的眼光。


  岳红莉却像是有点虐待狂似的,听了冯琳的哭诉,反而将两手按在吴天龙的屁股上,用尽气力的向前推着。吴
天龙本来倒是想待冯琳缓过这一阵疼痛的,现 在被岳红莉推着,便也只好顺水推舟,不住的抽插了起来。


  冯琳却是受不了了,不住声的高声哀叫:「小莉姐,不要推天龙了,我痛死了,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
妈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吴天龙此时倒是感觉很是舒服,背后被岳红莉抵着,手推着自己的屁股,自己连用力都不必;下面被冯琳的处
女之穴夹的紧紧的,每次都顶住花心,更是妙 不可言,便任由岳红莉玩耍个够。


  冯琳痛得乱喊乱叫了一阵之后,见岳红莉心如铁石一般,并不可怜她,而吴天龙也不说句求情的话,知道自己
这次无论如何都倖免不了了。再加上过了这么 一段时间,痛苦却是渐渐的越来越少了,种种奇妙的感觉随之而起,
她的身体不 由一阵阵的颤抖着,股股津液从小穴内涌了出来。


  岳红莉推得有些累了,便松开手站立在一边歇息去了;吴天龙却没有停息,大鸡巴还是连连的在冯琳的小穴里
抽送着;冯琳却渐渐的不再呼痛,而是闭着眼 默默的享受着身体的感觉。


  一边的岳红莉看的不禁有些羨慕,笑着说道:「小琳,现在感到美了吧?可要记着谢我才行。」


  冯琳睁开了眼睛,笑着问:「小琳姐,要我怎么谢你呢?」


  岳红莉想了一想,说道:「嗯,你给我舔一舔小穴吧!」说完,她不禁为自己的这个奇思妙想高兴得拍手笑了
起来。


  冯琳刚说了声不会舔,岳红莉便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捏住一块肉,做势要拧,问道:「你说你会不会舔?」


  冯琳知道她真的会拧下去,害怕之余,急忙答应了。


  岳红莉上了床,两腿搁在冯琳的肩头上,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胸脯上,小穴对准了冯琳的小嘴,向前挪动着,贴
近了冯琳的嘴巴。岳红莉看了这么久,小穴早 就是湿哒哒的了。


  吴天龙把双手从岳红莉的肋下穿了过去,把岳红莉的两座小山峰抓在手里不住把玩着,冯琳无奈之下,只得伸
出了舌尖,对准了岳红莉的小穴一阵乱舔,岳 红莉却被她舔得身子乱摆,口中也开始了呻吟。


  冯琳倒是感觉奇怪,她不明白岳红莉被舔得这么难受,为什么还逼着自己为她舔小穴。她被岳红莉拧了两次,
现在看到有了报复的机会,怎肯轻易放过,虽 然自己的小穴里还在被一根大鸡巴插个不停,还是强打精神,用舌
尖在岳红莉的 小穴里不住的搅缠着,不时还用力的吸吮一下阴部的嫩肉,一会儿又用上下牙齿 咬住她的两片阴
唇,一阵轻咬。


  岳红莉不由大叫痛快,两只大乳房又被吴天龙抓在手中玩弄得难受,不由手舞足蹈,状似癫狂一般。猛然间,
她的阴道肉壁一阵剧烈收缩,一股乳白的淫液 便激射了出来。


  冯琳正在张着嘴吸吮着,一时收不住口,直把她泄出来的淫液尽数吞咽了下去,只把自己给噎得差点喘不过气
来,鼻子上、脸颊上也被溅上了许多白色的液 体。岳红莉却俯下身子,滚到一边歇息去了。


  冯琳的嘴现在得到了空闲,却再不肯歇息,忍不住的高声浪叫了起来:「哎唷……天龙……轻……轻点……」
岳红莉也躺在一边「嗯……嗯……」的低声呻 吟着。


  吴天龙却是毫不停息,更是加劲猛插,冯琳高叫一声:「美……美死了!」身子便是一阵痉挛,像是被人掏空
了一般。


  一旁的岳红莉却又看得兴起,坐起身来,扶住吴天龙的臀部,往下用力按了按,按得冯琳闷声吭了两下,却是
傻笑个不停。


  吴天龙见状,把鸡巴从冯琳的小穴里抽了出来,将岳红莉的身子按倒在了床上。岳红莉刚刚两腿分开,鸡巴便
一下子钻进了她的小穴里,她不禁打了一个哆 嗦,惊呼一声:「天龙,你真厉害,鸡巴还是那么硬。」


  吴天龙也不理她,用力的便是一顶,岳红莉也高声的「哎哟……哎哟……」 叫了起来。


  吴天龙压着身子又是一阵的猛插,直插得岳红莉不住的翻着白眼,不多时,便喊也喊不出来了,只是张大了嘴
巴,呼呼的喘着粗气。


  吴天龙终於忍耐不住,一股阳精喷射而出,而岳红莉也是高呼一声「呀」,腿儿一阵乱颤,两人叠着躺在一起,
室内忽然变得格外静寂。


  静静的躺了一会儿,吴天龙站起身,看到冯琳的下身和屁股周围沾满了红白相间的津液,忙拿出卫生纸给她,
冯琳便细细的擦拭着自己的身子,然后站了起 来。


  三个人清理好了现场。对於这件事,冯琳并没有再说什么,她觉得十分的痛快,可是那少女的羞耻心仍令她感
到几分的羞涩,毕竟她还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没有多说什么,三个人清理好了一切,便各自回家了。


  第四章  好班长


  不知不觉中,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小学生的生活最是无忧无虑,一晃便又是一个星期了。


  星期六的下午,吴天龙所在班级的几位班委相约到班长李艳家中去玩,他们学校最近要开展一个「聪明小脑筋」
的活动,也就是一个搞小发明的活动,李艳 便让他们周末到家一起商量一下。吴天龙在他们班是一个不大不小的
「官」,属 於管纪律的那种。


  吃过中午饭,大家就在李艳家中集合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了一下活动的事情,便各自配组找自己爱玩的去
玩。


  吴天龙和李艳在下象棋,吴天龙对於象棋是有一套的,他经常在闲暇的时候去蹲在街上看那些老年人下棋,初
始,他还认为赢李艳会是小菜一碟,很是漫不 经心,却不曾想,李艳的棋艺也颇是不俗。


  三盘棋下过,吴天龙一胜一负一和,竟然只和李艳下了个平手,李艳却还颇有点不服气的样子,把嘴微微的噘
了起来。


  吴天龙见了,便笑着拉起她跑去玩别的了,把象棋扔在了一边。玩耍中,时间更是过得飞快,天色渐渐的便黑
了下来,同学们便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的早晨,吴天龙从睡梦中醒来,洗脸刷牙,清醒了过来,才发觉岳红莉送给他的一方织帕不
见了,那上面绣着的是一个含羞的少女,边上 还有一个「莉」字。那方手帕一直是岳红莉的贴身之物,直到她失
身於吴天龙之 后,才送给了吴天龙。这次若是被她发现吴天龙不小心丢掉了,岂不是要大发雌 威。


  现在吴天龙发觉手帕不见了,不禁大是着急,猛然间,吴天龙想到,或许是昨天玩的时候没有注意,把手帕丢
在李艳家了。想到这里,他急忙整理好衣服向 李艳家走去。


  到了李艳家,叫了两声,便听得李艳应道:「进来吧!」


  吴天龙推开院门走了进去,顺手插上了门,再推开屋门,便看见了李艳,一个蓝色的发卡卡着她的一头短发,
此时正睁大着眼睛,嘴角带着特有的自信的微 笑看着吴天龙。


  李艳身着紧身的健身衣,正在玩弄着两只哑铃。两只手一上一下,那么重的哑铃在她的手里玩着,竟毫不显得
费力。她的皮肤显现出一种健康的黑红色,也 许正是热爱运动的缘故吧,在她这个年龄,她的胸前便已凸起了两
座显目的小山 峰,随着她躯体的摆动,两座小山峰也随着跳跃不停。


  吴天龙推门走了进来,李艳看着吴天龙走进屋,便放下哑铃,指着沙发说:「坐吧。」


  吴天龙因为没见李艳的父母,不由显得有些拘谨,这么大早起的跑人家女孩子家里,人家大人问起来该怎么说。


  李艳彷彿看到了他的心事,笑着说道:「我爸妈没有在家。对了,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吴天龙去掉了那种拘束感,笑着说:「李大班长,没事不能来看你吗?」


  李艳笑着一撇嘴,说道:「你有那么好的心么?」


  吴天龙笑了笑,说:「说真的,昨天我可能在你这儿丢了一方织帕,你看见了没有?」岳红莉知道我丢了织帕
不知会怎样呢?他心里暗自想着。


  李艳听了,把两手抱在胸前笑道:「看看,我就说你没那么好的心来看我,原来是找不知谁送的东西来了,我
这里可没有。」说着,自己兀自笑了起来。


  吴天龙看她神色间像是知道织帕的下落,忙央求道:「好班长,快点还给我吧。」


  李艳听了,走到床头柜前,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块织帕道:「哟,吴天龙,这条织帕原来是你的呀,说实话,
这个莉是谁?」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中 竟含着一丝酸涩。


  不过,吴天龙并没有注意到太多,他看到织帕果然在李艳这里,心下欢喜,急忙伸手去接。可谁知李艳却又一
个转身,把织帕仍然塞进了抽屉之中,转过身 来含笑看着吴天龙却没有说话。


  吴天龙脸不觉有些发热了,渐渐的变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仍然坐在了沙发上。


  李艳带着一丝嘲讽的说道:「急什么,我又跑不掉。」


  吴天龙抬头看了看李艳,李艳的脸不觉一红,急忙扭过去了头。


  吴天龙心中一动,便走上前去,把手搭在了李艳的肩上。


  李艳的身体一抖,竟觉得有些口乾舌燥,肩上被吴天龙手按着的肌肤像是中了电一般,想要推开吴天龙的手,
却只是微开嘴唇,对着吴天龙笑了笑。


  吴天龙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更是大胆,按捺不住,便一把拥住了李艳,把唇印在了李艳的唇上。


  李艳脸上的红霞更深了,她拉起吴天龙的手放在了自己起伏不定的胸脯上。吴天龙的手就像是具有一种魔力,
一种令她无法抗拒的魔力一般。它只是轻轻的 一动,她的芳心却就要为之溶化了。


  「唔……」李艳低吟着,将一只小蛇般的手臂缠上吴天龙的后颈背,张开了自己有些乾燥的嘴唇。吴天龙的舌
尖从她微露的牙缝中透了进去,舔着她濡湿的 舌头。


  舌与舌的相遇,使李艳有了触电般的反应,身体在颤抖。她也开始急不可待的主动吻着吴天龙了,濡湿而烫热
的唇把他的嘴封塞着,她那极度紧张而颤抖不 停的娇躯也贴在了他的身上。


  吴天龙心头狂热,用手紧紧的围住李艳那细盈的腰肢,手指也按在了她的臀上,用手指按捏着她弹性十足的屁
股。少女的矜持令李艳急忙推开他,但是吴天 龙的手臂却犹如一个线箍,令她怎么也挣脱不开。


  吴天龙狂热的吻着她,身体向她俯下,迫使她折着腰肢来承受,她的喉咙中发出「唔……唔……」的抗议。


  然而吴天龙却没有理会,他用乾燥的嘴唇去摩擦着她的粉颈,又极力的贴上小腹,用坚挺的鸡巴去顶撞她微微
隆起的小腹下方。


  如此粗野的动作令李艳觉得有些吃不消,她扯动着娇躯来承受,用高耸的双峰来摩擦他的胸膛,用自己最娇嫩
的部位去亲近他强壮的挺起。


  李艳感到自己的内裤变得有些潮湿了,她再也站不稳了,软瘫一般的向后仰倒,跌在一张长沙发上。吴天龙亦
顺势把身体压在她的娇躯上,一条灵活的舌头 也伸入她的口腔内,拼命的在她口中搅动着。


  李艳喉中抽噎了一下,飢渴万分的含住这侵入的舌头,吮吸着。她在紧张之中,那双泛着秋水的眼睛,迅速的
转动,樱唇半翘着,脸颊红的像火一般,又烫 又热。


  吴天龙缓缓的把双手放在了李艳的三角裤上,他的身体微微向前挺直,慢慢 的把李艳的三角裤拉到了她的膝
盖上。於是,李艳的整个阴户便袒现出来了。


  李艳不住的扭着身体,两条腿在地上磨蹭着,把那一条白色的棉丝三角裤向下晃着,等待着吴天龙给她脱下去。


  吴天龙却不採取行动,却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观赏着她的娇态。暗自想道:我倒要看看她如何求我来
脱掉她的三角裤。思想间,他还站起了身体, 两手揣在胸前,笑着静观其变,看着李艳欲火灼身的样子。


  李艳气急了,双腿互相擦弄起来。她抬起自己的右腿,用右手褪掉三角裤的右边,又用右脚的脚趾夹住左膝盖
上挂着的三角裤,右脚向下蹬,左脚往回收, 三角裤便被完全的脱了下来,完完全全的下半身一丝不挂的便裸露
在吴天龙的面 前。


  吴天龙看得食指大动,蹲下身子,把李艳的脚踝抓住,向两边分开,身子向前一跪,跪在了李艳的两腿之间。


  李艳小小的年纪,阴毛却已长得乌黑发亮而且有些浓密了,在那乌黑的毛丛之中,有一条粉红色的肉瓣,就像
是在草丛中潜伏了一只肉嘟嘟的小虫子,很是 鲜明,粉嫩的肉色,与周围的黑色毛丛大不一样。


  吴天龙把上身伏了下去,伸出舌头舔舐着那一条小肉虫,那小肉虫被舌尖舔得拼命的蠕动着,在她的阴部不住
的起伏爬行着。


  吴天龙索性用手把黑黑的毛丛向边上捋开,用手指捏住了两片大阴唇,使得小肉虫再也无处藏身,整个露了出
来,却变得像是一条被扒开的大海参形状,鲜 生生的横躺在阴部上,等待着人来品尝。


  灵巧的舌尖在阴核上舔来舔去,上下拨弄着,左右摇晃着。虽然阴核很小,却是十分的敏感,就像是一个最灵
敏的警报器一般,不住的扯动着李艳全身的每 一根神经。


  吴天龙乾脆把舌头伸的更长,直伸到了阴道之中,开始用力向外挖着里面的淫水,搅动着。李艳的浑身像是在
被一把火烧着一般,此时已是欲罢不能,身体 潜藏的欲望全部被挖掘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吴天龙一边用舌头舔着阴道的肉壁,一边把食指也伸了进去,在阴道中用手指肚搔了起来,指甲刮着阴道壁上
的嫩肉。李艳固是极力的蹬直着腿,一副要死 要活的样子,吴天龙的鸡巴却是在裤子里涨得更是难以忍受。


  吴天龙放开了李艳的阴唇,爬上李艳的身子,开始亲吻着李艳的嘴唇,李艳此时也顾不得他刚刚才吮过了自己
的阴部,只是急不可耐的吻着他的唇,先是浅 尝,然后,便是猛烈的彼此吸吮着。


  吴天龙用裤子在李艳的阴部廝磨着,使得李艳的阴部更是感觉搔痒难耐,一阵阵的挺动着身子,寻求着自己快
感的爆发。


  吴天龙一边吻着李艳,一边向下扯着衣服,不一会儿便脱了个精光,他又扯掉了李艳上身的衣服。


  李艳右手在他下身摸索着,把胀得发热的大鸡巴抓在手里,吴天龙抬高了屁股,李艳用手把大鸡巴对准了肉穴,
轻轻的扯了扯,在吴天龙的耳边说道:「阿 龙,快进去呀!」


  吴天龙听了也不客气,身子一沉,鸡巴便进去了一半,因为李艳手在那里,放手不及,另一半才不能顶的进去。


  李艳却松开手,大声的叫嚷着:「啊……哎哟……好痛啊……」一边「呵、呵」的吸着冷气。


  吴天龙低头瞄了一眼,只见半条鸡巴露了在外面,被阴唇包裹得紧紧的,他 浑身都是火热,力气彷彿都聚在
了这一点,却不敢用力顶下去,悬在空中甚是难 受。


  李艳却也是觉得难受,阴道被热乎乎的鸡巴顶得涨涨的,里面却又是空荡荡的受不了,她咬住牙齿,呻吟道:
「阿龙,快点进去啊!」


  吴天龙爱怜的说道:「可是,李艳,我这样你会很痛的,我待一会儿再插进去,等你不痛了再插。」


  李艳的眼中涌上了一些泪花,感激的说道:「阿龙,你,真好,这个时候还能这么体贴我。哦,对了,你的鸡
巴有多长啊?」


  吴天龙挠挠头,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在上厕所的时候,偷偷看过,发现没有一个人的鸡巴比我的还长,
就是那些大人也没有。」


  「呀,我真幸运,我喜欢的人竟然是有着最大的鸡巴,被你插真好。」李艳满心喜悦的说道。


  「对了,李艳,我,我还跟其他女孩子做过这种事情的,你不会怪我吧?不过,我真的是很喜欢你的,你是我
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


  「嗯,我好开心听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你这么大的鸡巴是不会寂寞的,而且你身上有一种东西,吸引得人总会
想着你,阿龙,我只要你会喜欢着我,我就满 足了。」


  「好的,我一定会。啊,对了,阿艳,你的阴道里是不是塞了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难进呢?」吴天龙在说话
之间,鸡巴一直蠢蠢欲动的想要顶了进去,可 是李艳的阴道却把他咬得紧紧的,让他的鸡巴动弹不得,又不敢下
猛力气。


  「我……我会塞什么东西进那里去啊!见你的大头鬼了,人家的小穴还是第一次被插嘛,自然会比较难进了,
你说会塞什么东西进去!」李艳又好笑又好气 的说道。


  吴天龙却嘻嘻笑着,还是狡辩:「嘻嘻,正因为从来没人插过,你才可能塞东西进去呀!」


  「塞什么啊?你倒是说说。」


  「嗯,比如,棉花棒,口香糖,或……或是铅笔,圆珠笔……对了,还有毛笔,嘻嘻,你说对不对?」吴天龙
把自己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自己也忍不住直 笑。


  李艳生气的瞪着吴天龙,嚷道:「对!对你个头,我又不是神经病,我把那些东西塞进去干吗?我的小穴又不
是垃圾箱,专门收集垃圾的,亏你这都想得出 来,哦……」


  吴天龙看着李艳生气的样子真的很是可爱,用力把鸡巴猛地一顶,整个鸡巴便全部的顶进了阴道之中,里面却
很是湿润,湿腻的淫水在阴道里浸泡着鸡巴。


  李艳被他转移了注意力,冷不防的被他一刺,顿时一阵刺痛,花心里却是酸痒难耐,她抽动了几下身子,叫道
:「啊……啊……唔……你……你不是把…… 把我的小穴……当……当成垃圾箱吗……呜呜……」


  吴天龙也不答话,只是用力的抽插了起来。


  李艳不住的高声叫着:「嗯嗯……噢……噢……唔……对……好大的鸡巴哦……你……你……好厉……厉害…
…啊……痛……你……好狠……好狠的心…… 嗳……」


  吴天龙喘着粗气,只管抱着她的腿晃动着自己的屁股。


  不知不觉中,李艳叫得越来越放浪了:「喔……嗯……啊……啊……真……真棒……太……太美了……噢……
阿龙……嗯……真……哟……啊……嗯……」


  淫水四溅,不一会儿,李艳大叫道:「我……我不行了……哦……哎呀……我……我……快死了……不……我
……不能死……还要……喔……我……我…… 要尿尿……了……我……呀……尿了……」


  吴天龙只觉一阵热热的汁液从阴道里向外推着鸡巴,他也忍不住一个抖颤,一泄如注了。


  李艳全身发软,四肢发直,无力的瘫软在床上,身下湿了一片也不顾的,吴天龙伏在她的身上,也是一动也不
想动了。


  【完】